正文内容


原创自主三巨头资产相加,却抵不过一个马斯克

admin 于 2020-04-15 09:47 发布在 图片中心  |  点击数:

原标题:自主三巨头资产相加,却抵不过一个马斯克

由疫情引发的金融海啸,已让世界经济陷入了冰冷的寒冬。而随着这场危机波及至科技、娱乐、地产、服务等各个领域后,面对资产的大幅缩水,看似固化的富豪圈内也呈现出一派新的光景。

揆狰咨询有限公司

近日,在发布的福布斯2020年全球万亿富豪榜中,我们便能看到,受市场动荡影响,此次虽然共有2095位亿万富豪上榜,但无论是落榜人数高达267位,还是涉及财富下降的富豪达到1062位,都创了历史新高。好在,中国内地上榜富豪人数也再创纪录,共有389位富豪上榜,财富总额达1.2万亿美元。

如若聚焦在汽车板块,在传统汽车行业的日渐式微的发展现状下,特斯拉的强势使得埃隆·马斯克继续蝉联全球汽车圈的首富之位,其246亿美元的个人财富值遥遥领先其他同业巨头。而相反的是,中国新势力掌门人的处境就显得很尴尬了。

中国整车厂的“众生相”

在2019年的行业洗牌下,资本市场的谨慎态度,加之过度的前期投入所造成入不敷出的现金空洞,无疑成了这些造车新势力愈发难以为继。在此次公布的榜单中,仅有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能以12亿美元的财富值,排在第1730位。

而除他以外,其他人则逐步退出这个榜单。尤其是蔚来汽车的CEO李斌,在连年巨额亏损下,导致个人财富快速缩水已连续落榜。要知道,自蔚来汽车于2018年在纽交所成功上市后,李斌曾以分别15亿美元和13亿美元的个人财富值,在当年和次年连续登上福布斯全球富豪榜。

只是回到当下,即便在2020年一季度,蔚来超预期得交付了3,838辆,随着内部高层的接连变动、资金链持续吃紧,按照蔚来汽车现有的走势,李斌要想重返该榜单,依旧会变得更为艰难。

在传统汽车企业中,持有宝马汽车集团12.5%股份的苏珊娜·克拉腾,以及作为宝马集团董事的胞弟斯特芬·科万特,则分别以168亿美元和123亿美元,位列该榜单的第54位和第98位。而诸如意大利的皮耶罗·法拉利、印度的阿贝·费罗迪亚等整车领域的富豪也在榜单中出现。

将视线拉回至中国,作为目前中国车企掌权人中最具世界影响力的李书福,在个人财富值较上年减少12亿美元的前提下,仍以124亿美元的财富值排在全球富豪榜第96位。当然,李书福如此的吸金能力这和整个吉利集团在2019年所创造的业绩离不开关系。

2019年,吉利汽车销量为136.16万辆,同比下降9%;其中新能源汽车销售11.3万辆,同比增长66.5%;出口量为57,991辆,同比则增长110.6%。

此外,吉利汽车全年营收974.01亿元,同比下降9%;净利润(公司股权持有人应占溢利) 为81.9亿元,同比下降 35%,略低于市场预期的87.2亿元。而鉴于吉利内部现金流运营良好,再加上去年还发行了5亿美元优先永续资本证券,使得吉利汽车现在总现金水平比2019年末增加了不少。

而反观同为一线自主车企的长城汽车,其董事长魏建军及家族以42亿美元,排在全球426位。虽然从总财富值来看不如李书福,但其还是较去年增长了4亿美元。相信伴随长城汽车在全球化的步伐上继续加快,魏建军的排名或将得到进一步的提升。

其次,比亚迪董事长王传福,和他的表哥吕向阳(比亚迪联合创始人、现任比亚迪股份有限公司副董事长兼非执行董事),则以44亿美元、31亿美元的财富值,图片中心排在全球富豪榜的401位、648位,两人的财富值均较上年有所提升。

作为自主车企三巨头的吉利、长城和比亚迪,多年来能在此榜单上出现,很显然并不令人意外。而相比那些常年出现在榜单中的海外汽车零部件巨头,出自汽车零部件、汽车租赁、汽车经销以及拥有地产商背景的中国富豪,同样不容小觑。

“新能源”是春药,亦是毒药

2月初,以汽车玻璃巨头福耀集团董事长曹德旺赴美投资建厂经历为原型拍摄的纪录片——《美国工厂》获得了第92届奥斯卡最佳纪录片奖。一时间,曹德旺的美国创业之路成为所有从业者关注的焦点,也被看作是中国企业出海的“缩影”。

从财富榜上来看,经营传统汽车零部件供应的中国巨头的确有着足够的资本,多年来也能连续且稳定地占据着榜单中不少席位。可另一方面,以宁德时代为代表的汽车动力电池供应商异军突起,成长为中国汽车业顶尖的挣钱高手。

在不到十年的时间里,新能源汽车产业的疯狂增长,助力宁德时代两位创始人曾毓群与黄世霖,无论是在总财富值上,还是增幅水平上,都比亚迪系略胜一筹。其中,曾毓群上榜财富值为97亿美元,较上年增长29亿美元,全球排名第139位。黄世霖上榜财富值为45亿美元,较上年增长12亿,全球排名第383位。

2009年第一轮动力电池投资热潮兴起后,电池行业曾经出现一片创业热潮。但到了2014年,就有包括海霸、今明阳等在内的30多家锂离子电池企业破产和倒闭。而在随后的2015年,又有40余家相关企业相继倒闭。

可大浪淘沙之后,一直专注于新能源动力电池产品研发制造的宁德时代,经过两年黄金窗口期的高速发展,成为新能源领域大变革中诞生的一匹黑马。而新能源产业所蕴含的潜力不仅令相关零部件企业纷纷崛起,也使得原本与之并无交集的地产商动起了心思。

在继李嘉诚投入51亿元扶持长江汽车未果的现实下,恒大集团的许家印依旧对新能源汽车情有独钟。此前入股贾跃亭的FF损失了几十亿后,彻底开启了“买买买”的自主造车模式。可从蔚来等造车新势力还在持续亏损的情况来看,恒大汽车的持续亏损仍是大概率事件。

而不论是否是因进军新能源而造成的负面影响,但据榜单显示,许家印财富值为218亿美元,较上年的确缩水了144亿美元,全球排名滑至34位。而和许家印一样,跨界造车的姚振华及家族,其财富值缩水14亿美元至58亿美元,全球排名掉至274位。

很显然,对于财大气粗的地产商而言,汽车产业链的构建也无法一蹴而就。不同的是,姚振华的宝能集团入主的观致汽车并非是个新能源汽车企业。与之相类似的反倒是吃下宝沃汽车的神州系。

然而身为神州优车董事长兼CEO、神州租车董事局主席、北京宝沃汽车有限公司董事长、瑞幸咖啡董事长的陆正耀却以23亿美元的财富值,排在全球富豪榜第908位。至于瑞幸咖啡财务造假的影响是否会使得刚刚登入榜单的陆正耀受到重创,现在还很难说。

此外,纵观整个榜单,在这些走向全球的自主整车企业、摸准时代脉搏的零部件商、乃至选择跨界造成的地产商中,黄毅和李国强所在的中升集团也显得格外突出。得益于旗下以雷克萨斯为首的豪华车经销商在去年的持续贡献,两者的个人财富值已然超越了诸多产业链前端的大亨。

文/曹佳东

---------------------------------------------------------------------------

【微信搜索“汽车公社”、“一句话点评”关注微信公众号,或登录《每日汽车》新闻网了解更多行业资讯。】

12集短剧《我是余欢水》,是正午阳光出品的首部纯网播剧。其改编自余耕小说《如果没有明天》,由《都挺好》编剧王三毛、磊子操刀剧本,孙墨龙执导,侯鸿亮担任制片人,郭京飞、苗苗、高露等人主演。有这样的制作班底,观众对《我是余欢水》的质感也放心不少。

随着疫情对中国经济影响程度的逐步下滑,一些经济机构或知名经济学家已经依据他们自己掌握的数据,开始对今年(2020年)中国经济增速做了相关展望了。其中,林毅夫先生认为一季度受影响较大,经济可能出现“-6%到-10%”的下滑。

原标题:事业运旺,有升职机会的生肖人

  持有4家A股上市公司 茂业商业“炒股有瘾”?

媒体报道截图